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经典散文 > 情感美文

 月半玉米香

苦乐年华
苦乐年华
2019-08-17 字数 4931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月半玉米香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文/苦乐年华
      立秋刚过,季节更迭带来的变化就凸显出来了,最明显的感受,就是早晚的温差,以及田园里那些低垂着头的稻穗,仿佛要亲吻着大地一般。远远看去,如同一块块方方正正的淡黄色毯子,让人有种想要拥抱自然和放飞自我的冲动来。面朝广袤的田野,微闭着双目张开双臂,深深吸入一口这清新香甜的空气,灵魂于天地之间便若得到了某种圣洁的洗礼,纯净而清澈,涤尽了尘世间所有铅华……!
      立秋的日子,恰逢农历七月十五,故乡的传统节日“七月半”。记忆中的“七月半”,在故乡是除了过年而外最为隆重的一个节日了。每当此时,母亲都会做上一桌丰盛的菜肴祭祀祖先,感恩生活。印象最深刻的,当是母亲手工做的“苞谷粑”,这个时节,土里的苞谷正好当时,将老未老,刚好能掐出一点浆来,而再过几天就都长老成熟掐不动了。
       故乡的山地上,每家每户都会种上香甜可口的糯苞谷。一大早,母亲就把糯苞谷掰回来,剥掉壳,然后剥苞谷粒,这个时候的苞谷最不好剥粒,母亲就把苞谷从中间掰断,这样就容易得多了。这个时候我们都会围拢过来一起剥粒,一家人有说有笑的比赛谁剥得快。母亲是个比较讲究的人,剥好的苞谷粒母亲会放进清水盆子里淘洗,这样淘洗两到三遍后,苞谷须和碎屑就随清水全部漂走了,剩下一盆子晶莹剔透的乳白色苞谷粒。
  那时候,故乡没有多少现代化的机器,一切都是手工。母亲往盆子里淘洗好的苞谷粒上加入甘冽的井水,然后让我和弟弟过来帮忙,家里的石磨子太沉了,一个人推不动。我就和弟弟一起并排站立推动石磨子,母亲用饭勺一勺一勺地往石磨子里添加苞谷粒。就这样一圈一圈的磨着,乳白色的糯苞谷浆就从石磨子的齿间慢慢流淌出来。这是一个精细活,母亲一般不会让我们偷懒去做添料人的,其一是不安全,添料的人必须眼明手快,要不然会被石磨架子搅了手;其二是一次添料不能多也不能少,要恰到好处,多了石磨子磨不细,出来的浆里有糠皮子,口感带渣不好吃,少了费时费力。
      磨好的浆糊糊,泛着诱人的光泽,一般的人家,都只会用洗干净的苞谷壳,包上一坨浆糊糊上锅蒸熟即食。同样的食材,经过母亲的手后一定就会有一次华丽的转身。故乡的房前屋后,都有宽阔翠绿的芭蕉叶,母亲把我们采回来的芭蕉叶洗干净后,撕成比巴掌稍宽的规则状,再将糯苞谷糊糊用饭勺舀一团放置于芭蕉叶上,对折包裹严实上锅蒸熟。还未揭开锅盖,屋子里便飘散着醉人的馨香,糯苞谷的甜香味,芭蕉叶特有的香味,这让苞谷粑的味道有增无减,更别具特色。
      考虑到我和弟弟们各不相同的喜好,母亲还会把锅烧热,放上适量猪油,舀一大勺糊糊放锅里擀薄,小火煎成金黄色再翻面。这是乡村里最纯粹的食物,不需要添加任何的调味品,出锅即食,香甜绵软的苞谷饼就这样生成,即便食物已入肠,唇齿之间依然留下无尽的回味。
      奶奶上年纪了,牙不好,稍硬点的东西就嚼不动,母亲烧一锅清水,等水沸起来后,舀适量糊糊入锅搅动,成金黄色及出锅,这是奶奶最喜欢吃的糯苞谷糊糊,营养,香甜。每逢“七月半”,母亲都会忙上一整天,只为能让家里人吃上可口的饭食,过上幸福的日子。
       秋天是属于收获的季节,田园里忙碌的身影,伴随开心的笑声,人生就像一场电影,只是我们谁都回不去了。如今物是人非,感觉一切都好像还在昨天,唇齿之间依然有香甜的味道还在游荡。然而,母亲却走了,到另一个世界去和过早离开我们的父亲相聚,不用再经历尘世间的苦难和病痛的折磨了,故乡的老屋像个沉默的老人,没有了儿时的欢声笑语,这一生,再看不到那升腾起来的炊烟……!
我们微信平台:微文美刊 / 美刊之声 / 读者园地,欢迎投稿!
点赞()
打赏()

    本文作者的其他文章

    我要投稿
     月半玉米香的评论 (共 0 条)
    加载中......
    发表评论

    栏目导航

    推荐阅读

    广告

    热门阅读

    扫一扫关注一线文学

    1351707022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