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经典散文 > 抒情散文

周庄的冬天

远方孤雁
远方孤雁
2018-05-10 字数 3373
    又到了“泼墨浓云布,漫空雪意悬”的冬日,彤云密布的天空中雪花纷纷扬扬,这是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。
    凭窗远眺,我的心头忽然闪出姑苏才子唐伯虎的两句诗:“太湖三万六千顷,渺渺茫茫漫雪影。”江南初冬时节的湖光、山色、溪影在我的眼前慢慢铺展开来,我的神思也情不自禁地飞到那久违的江南••••••
    每一个水乡的故事里,一定都离不开清澈的溪水,那欢畅流淌的小溪穿行于江南大地上的一座座古镇,它们伴着古朴悠长的石街,营造出苍苔盈阶、落花满径的曼妙景色。一叶一叶“漫步”在“溪街”上的小船,在冬日湖光的鳞片中随波起舞。
    尽管常往江南,我仍会时时惊诧于水乡的石头竟然如此亲近,水浸绕着石头,石头泡在水里,更确切地说,石头就像是从水里长出来一样,长到上边就变成了房子,一丛丛的房子拥拥挤挤地站在水中,将自己的影子投射开来,在水的深处再种下一叠叠石头和房子。每当有微冷的清风拂过,水面上碧波轻摇,石头仿佛也有了生机,正所谓“波摇石动水萦回。”
    离姑苏城不远的周庄是一个被水包围了的古镇,与北方的冬天不同,入冬后周庄的水中依然有小船的悠闲地飘摇,溪水透着淡淡的绿意,只是水波变得更加柔净。水的中央仍能看到些许水草,秀气得像是女儿家好看的手指,水草在溪水中缓缓地舞动,仿佛水底也刮起了微风。而溪水中的鱼儿们却少了奔忙,宛若一艘艘整装待发的“潜水艇”,等待着春天的又一次起航。
    经历了千年岁月洗礼的石街狭弄里,飘散着煎“袜底酥”的香味,回荡着天南海北的游客对周庄小混沌的由衷赞美,还会时不时地传来欢声笑语,那是生活在太平盛世里的水乡人心灵流淌的最美音符。
    初冬时节的周庄,夜晚万簌寂静,没有鼓噪的蛙声、没有悦耳的鸟鸣、没有美妙的萤舞。你简直无法用文字形容出那种静,那是一种沉静、一种寂静、一种幽静,是李太白,苏东坡的生花妙笔也无法描绘出的诗情画意。
    在周庄冬日的水色月光下,许多慕名而来的人们并不愿意早早地上床睡觉,他们在石头街上悠悠地负手行吟,感受着“月光如水水如天”的优美意境,俨然变成了穿越时光隧道的古人。
    其实他们“错”了,若要真正在周庄做一晚古人,最好的办法就是走上嘎嘎作响的木楼梯,倒在戏台一样的老式红木床上,吹灯睡觉,一梦酣甜。
    在周庄的日子,我常常幸福地陶醉于江南泽国“升”起的新景色中。周庄已不再仅仅是从前那朵盛开在水中的莲花了,石头垒成的房子和街,俨然变成了一座座树木葱茏的“小岛”,原来的环溪“升”过了飞檐,鸟儿曾经飞过的路径,现在已变成了鱼儿自由飞翔的天堂。
我们微信平台:微文美刊 / 美刊之声 / 读者园地,欢迎投稿!
点赞()
打赏()

    本文作者的其他文章

    我要投稿
    周庄的冬天的评论 (共 0 条)
    加载中......
    发表评论

    栏目导航

    推荐阅读

    广告

    热门阅读

    扫一扫关注一线文学

    1351707022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