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生活随笔

留守之殇

破茧成蝶
破茧成蝶
2018-04-16 字数 4748
 
      留守之殇
      文/董苏玲
 
      生命就像是一束繁花,
      时间就像是一根铁鞭,
      一朵一朵击落着繁花,
      等到击完的时候,
      把满地的残红踏入泥沙,
      诗人汪静之无不感伤地这样感叹,是的,繁花终究会变成残红,生命由盛至衰似永恒,无人能改变成阻止,因此在这个大批农民工进城打工的时代,有无数朵繁华被留守在家,没有父母陪伴,没有人呵护教导。
      我的邻居飞飞就是这样一个孩子。爸妈常年在南方打工挣钱养活着全家,留下一个年幼的儿子在农村老家,由爷爷奶奶照顾,前年爷爷去世,家里只有婆孙俩了,奶奶为了贴补家用,养了两只奶羊,每天早晚便有人去他家打羊奶,有时奶奶忙,照顾不过来,便把飞飞托付给我婆婆帮忙照看一下。
     飞飞和我小儿子一般大。和同龄孩子比,飞飞的个头矮好多,瘦瘦的肩膀上扛着一颗大脑袋,圆圆的眼睛里充满了忧郁,见人就怯生生的躲在奶奶身后,他的鼻孔总是留着鼻涕,像两条虫子,身上的衣服总是大一个号,裤子掉在胯上,脚上的鞋子走起路来一扇一扇的。他经常坐在他们家新盖的贴着白色瓷砖的楼前,低着头,抠着手指头。很少和别人讲话,也不和别的孩子玩。
       以前儿子小的时候,我们回家见他站在门口诺诺的朝这边望,我便叫他过来和儿子一起玩,也让儿子把自己的零食玩具分一些给他,开始他扭扭捏捏不肯过来,好在他和我婆婆亲近些,婆婆叫他才肯过来到我们跟前来玩。
      后来,接触的多了,他竟和我儿子成了一对亲密无间的好朋友,每次儿子放假回老家,他都欣喜若狂,眼里流露激动的神色,儿子每次回家也会记得他,都会给他带些小礼物。儿子性格外向阳光,在他的带动下,飞飞和儿子在一起玩耍时也变得活跃起来,话也多了。
       今年过年回老家的时候,飞飞的爸妈也回来了,飞飞一直跟在妈妈身边,像个跟屁虫,寸步不离,好像生怕他一转身妈妈就又不见了,和妈妈在一起的每分每秒他都不舍得浪费。
      她妈妈和我聊天:“我经常给家里寄衣服,奶奶不会给娃搭配穿,寄回的钱奶奶也不舍得给娃花。娃感冒了,没及时治愈,现在成了慢性鼻炎,整天留鼻涕。为了经常和娃联系,给娃买了个手机,现在书也不好好读,整天抱个手机玩游戏,愁死我了,这已经都上初中了,还这个样子,将来一定考不上高中,只能和我们一样出门打工。哎!”
       我劝她说:“我们的上一代人都是受过苦的,他们不舍得能理解,再说他们年龄大了,也需要人照顾,不拖累我们就已经很好了,如果可以,还是自己带娃最好,毕竟不光是给娃吃饱穿暖这么简单,娃的学习、身心健康才最重要,应该为娃的将来着想。”
       她摇摇头叹息:“不出去赚钱不行啊,娃大了要花钱,盖房子还欠了外账,家里都要花钱,不出去打工,光靠地里那点根本不行。”
      看着她那焦急无助且又无奈的脸,我竟无言以对。
       转眼春节已过完,外出打工的年轻人纷纷背起行囊,踏上赚钱养家的路途,热闹沸腾的小村又重回沉寂。
     飞飞的爸妈也不例外,那天飞飞送爸爸妈妈到村口,客车来了,飞飞没有像往年那样哭闹,而是背过身去,眼里充满了怨怼和阴郁。飞飞妈止不住自己的眼泪,她一步三回头的叮嘱着,直到车子渐行渐远。
       第二天,飞飞奶奶要去走个远房亲戚,隔天才能回来,让婆婆照顾飞飞一天,白天他也不怎么和我儿子说话,只顾玩手机,很晚才睡。直到早上起来我和儿子要走的时候他还没起床。
      临走时我推开门,看见他做梦在笑,嘴里不停的叫着妈妈,我轻轻的带上门,心中不免有些酸楚,不忍打扰他的梦,也许在梦里飞飞正和他的爸爸妈妈在一起玩耍不分开!也许他在他的梦里是快乐的、阳光的……
 
 
 
我们微信平台:微文美刊 / 美刊之声 / 读者园地,欢迎投稿!
点赞()
打赏()

    本文作者的其他文章

    我要投稿
    留守之殇的评论 (共 0 条)
    加载中......
    发表评论

    栏目导航

    推荐阅读

    广告

    热门阅读

    扫一扫关注一线文学

    1351707022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