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原创小说 > 小小说

红嫁衣

木子爱若
木子爱若
2019-08-06 字数 19255

我把我身上这身人皮完美地割下来,送给你们作为嫁衣,我祝你们新婚快乐。——

当我从梅儿身上取下她的这完整无暇滴着血液,刺鼻血腥的人皮,穿在谷眉的身上时,整个黑暗的地狱绽放出一朵无比绚烂妖娆的花朵,我的眼睛闪出猎人的光,嘴角扬起嘲弄的笑容,我感到体内邪欲横生,感觉无比地兴奋,这一刻,我所有的贪恋,所有的压抑都得到释放。

我摇晃着高脚杯,杯里盛着梅儿的血液,一口大祸正煮着梅儿娇美的身体,滚水沸腾,散发出诱人的香味,我咽了咽口水,用精致的道具切下她近乎完美的双乳,盛放在精致的碗里,用无比绅士的风度扶着谷眉邀请她与我同享这别致的餐饮,谷眉身穿人皮木讷地坐在我的对面,我看着她,嘴角再次露出轻呵的嘲笑。

"为什么,为什么你要这么做,你不是喜欢我吗,不是说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吗"?谷眉眼神空洞的问着我。

"呵呵,为什么,你说这是为什么,你这个曾经让我着迷的女人,还有他们几个贱人,我一开始就想过,当你们踏进这个地点,就是你们的死去的时候"。我平静地说道。

"我从没想过,我们一起从大学毕业到参加工作,我们几个人一直都是最好的朋友,为什么你要害我们,为什么,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痴情而单纯的木霖吗?我不相信,我不相信。"谷眉有些声嘶力竭地吼道,但看到我的冷漠的眼神,声音又低沉了下去。

"呵呵,别给我提什么大学,别给我提什么友情,更不要跟我提什么我痴情单纯",我的脑海闪现出种种过往,心里泛出一丝复杂的情绪,但我立刻抛去这短暂的迟疑。

我用刀具切下了一片盛放在碗里的梅儿的美味的肉,用叉子叉着放进了我的嘴里,慢慢咀嚼了起来,优雅地端起了盛着梅儿血液的高脚杯,喝进了嘴里,当肉的香味和血液的甘味在滑过喉咙的这一刻,我发誓没有什么能比得上它们给我带来的愉悦,我很满意我很享受,眯着眼回味。

"时间差不多了,他们也快醒过来了,他们一醒过来,我们的婚礼也将进行,好好享受我给你带来的精心准备的婚礼吧"。我擦了擦嘴。

说完,我点燃了一支烟,等着他们醒来,而谷眉已经完全如傀儡一样,木讷地看着我,看着几乎如怪物如魔鬼一样的我。

坤帅第一个醒来,当他看着这眼前的场景,他傻眼了继而崩溃了,带着愤怒与恐惧,"啊,这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我身上发软,没有任何力气,木霖,你在干什么,你这个恶魔,你到底在做什么,啊,梅儿死了?你居然还在煮她吃她的身体,为什么谷眉的身上还穿着血淋淋的人皮,啊,一定是梅儿的,谷眉,这究竟怎么一回事,木霖究竟在做什么?还有小杰,他怎么也昏迷不醒"?

我看着这个小富二代,心里极度地鄙视和憎恶,"呵呵,你不用那么着急,不要那么慌张,等小杰醒来,我会给你们满意的答案,嘿嘿"。说完,我把燃着的烟,朝着石桌上梅儿脑袋的眼睛上掐灭了,梅儿的眼睛发出滋滋的响声,是的,梅儿的脑袋已经完全被我割下来,端正的放在我的桌上,我的面前。

小杰这时也醒了过来。同样的惊恐,同样的身上发软无力。

"好了,既然你们都醒了,我宣布今天我将娶谷眉为我的妻,我将为她举办史上最耀眼最妖娆的婚礼,而你们不仅是见证人,更是这神圣婚礼的灵魂献祭者,只可惜啊,梅儿已死,但是为了给我的谷眉一件完美的红嫁衣,只能先杀掉她,割下她的人皮,并烹饪她的肉体,作为佳肴,并以她的血液作为美酒,来款待你们,我的好朋友们"。看着我的计划和安排一步步顺利进行,我内心感到无比快乐。

红烛早已点燃,在这洞穴里分外的暧昧,果然红色是最美的颜色,我最喜欢的颜色,红烛,人皮嫁衣,血液都是红色,我的眼睛也是红色,是的,我太幸福了,我太激动了。

我拿出手机,播放我最爱的歌曲《死亡之歌》,来自灵魂深处,空旷而遥远的声音传来,我起身走到谷眉的身边,十分绅士地向她弯下半腰,伸出手温柔地说道:"来吧,我的宝贝,我们去拜堂吧"。

谷眉想挣扎,只是同样身上发软无力,被我扶着朝着燃着的红烛面前走去,我按着她的头跪了下去,我高喊着:"一拜天地,二拜高堂,夫妻对拜"。

在他们的见证下,我们完成了这神圣的婚礼,看着人皮已经与谷眉融为一体,红烛更暧昧了,我的眼睛更红了,我感到体内邪欲已起,我将要迫不及待地想与谷眉入洞房,但是我知道在这之前,坤帅和小杰已经没有必要留存在这个世界。

我把谷眉平放在地上,走到石桌前拿起那把精致的刀具,又走到坤帅面前,看着我向他走去,坤帅从还沉浸在恐惧,呆滞的状态中,一个激灵猛地醒了过来。

"你别过来,我知道为什么了,我知道你喜欢谷眉,我发誓,以后我再也不和谷眉来往,哪怕是朋友,哪怕只是说话,只求你放过我,求求你,放过我好吗,放过我以后,我也答应你不会报警,甚至我会给你大量财富,让你跟谷眉过上幸福的生活,只要你放过我,好吗"?坤帅身体颤抖着,身下已是流出黄黄的尿水和恶臭的屎。

看着坤帅这模样,我皱下眉头,心里更是鄙视和憎恶,轻呵一声:"你当我真傻还是真蠢,你不会报警?想必你醒过来的时候就想报警吧,只是你没摸着手机吧,呵呵,在你们昏迷时,我早就把你们的手机给毁掉,还有你既知今日又何必当初,梅儿喜欢你,那是你们的事,我不会干涉,可是你又和谷眉搞着暧昧,你以为你有钱,就可以嚣张,就可以无视一切?梅儿这个贱人,居然没有任何反对,甚至还帮助你,要你脚踏两只船,你知道吗,我十分嫉妒,我十分仇恨。所以,我布置了这么一个计划,我要你们全部都去死,所以我首先杀了梅儿这个贱人,你放心,你马上就能与她在一起,你死掉后我会用你的脑袋作为我的烟灰缸,你的身体也会被我烹饪掉,哈哈"。

我拖着不停求饶,像狗一样的坤帅,朝着洞穴内一处低洼处走去,这低洼处像一个小型的池子,一边拖着他,一边转过头对谷眉嘲笑道:"这就是你心目中的高富帅,这就是你变心后的所心仪的富二代?现在和一条死狗有什么区别,我要让你看看他的下场?哈哈"。我狰狞地嘶吼道。

我加大了力气,拖着坤帅来到了低洼处,把他的头按在低洼处边缘,拿出了刀具,往他的脖子上用力地一拉,他的脖子立刻喷射出血液,血液啊,猩红的血液喷了我一脸,我伸出舌头舔了舔,太新鲜太美味了。我放下他的脑袋,他的血液朝着低洼处流去,慢慢地灌着这池子。

我又割下了他的头,像割掉梅儿的脑袋一样,割完以后把他的头颅与梅儿的头颅放在一起,呵呵,他们死后倒是成了彼此的依靠,我倒是成全了他们,看着这两个头颅,我十分地恶心,狠狠地朝他们的脸上吐了一口口水,随后我把坤帅的身体丢进了大锅。

我的目光又盯向了小杰,朝着他走去,小杰亦是全身瑟瑟发抖。我摸了摸刀,用舌头舔了舔刀身,露出诡异的笑容走到他的身边。

"小杰啊,说实话,你是无辜的,我跟你无冤无仇,你呢,也没有什么地方威胁我,阻碍我,而且这次的计划本来也没有包含你,只可惜,为了不打乱我的计划,只好把你也牺牲掉。对不起了。你放心,你死后,我不会把你的头颅当做烟灰缸,也不会烹饪你的身体,我只是要你的血来灌池子,好了,你上路吧"。

我拖着小杰也朝着低洼处走去,把他的头按在边缘,小杰嘴里发出有气无力的声音"放过我",可是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,也只是用力的一刀,嗤,血液喷射出来的声音,嘿嘿,我不仅喜欢红色,也喜欢血液流动和喷射的声音,动听极了。

他的血液放干后,我舔干净刀上的血,放进了口袋。我拖着他的尸体来到一堆石头处,我抱起地上的石头,狠狠地砸向他的脑袋和身体,直到砸得面目全非稀巴烂。

我感到有些累,我坐在桌子前,又点燃一支烟,缓缓地抽了起来,呵呵,之前我抽烟无比的优雅绅士,而这支烟,我并不优雅绅士,相反十分鲁莽,因为我又拿出了刀,一边抽着烟,一边用刀用力地朝着坤帅的头顶刺去,我要凿一个洞,作为烟灰缸。

呼,终于成功的凿出了一个洞,我把这支抽完的烟,放了进去,嗯,挺合适。随后我又点燃了一支烟。换上了绅士优雅的样子,朝着谷眉走去。

我眼神迷离的看着她,我忽然觉得我内心有些愧疚感甚至有些罪恶感,只是我觉得有必要与她分享我所做的一切计划与安排。

"眉眉,现在终于清净了,只剩下我们两个人和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美好时光,我猜想你一定想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,也一定想知道我的计划是怎么样的。那我就告诉你吧,你刚才问我为什么要害你们,我不是喜欢你吗?我现在依然记得在大学里,我们初相遇的时候,在新生大会上,我第一次见着你,我被你深深地迷住,那时候的你有着古典气质,不食人间烟火,一颦一笑都是那么美,仿若仙女降临这凡间,尤其是你表演的那一段舞蹈,更是只能天上有,凡间哪得有几回,我想我爱上你了。在你表演舞蹈之后,我也表演了节目,我朗读了一篇浪漫唯美的爱情诗,这是我自己写的,我的文笔很好,我的普通话也很好,所以你也注意到我,我们相视一笑。新生大会后,我们就这样认识了,你说你叫谷眉,多么美的名字,布谷鸟与画眉一样的诗意,我说我叫木霖,一片树木遇甘霖,必将更美,后来我们在一起了,而这甘霖不就是你吗?再后来我们认识了梅儿和坤帅,坤帅是个富二代,也是学生会主席,梅儿是个清秀活泼的女孩,大学四年里,我们四人两两成对,木霖与谷眉,坤帅与梅儿。而我们彼此又是最好的朋友,成为大学里最美的风景线,人人都说我们是郎才女貌,我们的爱情如我的诗歌唯美浪漫,如你的舞蹈绚烂美丽。其实我更喜欢的是你的性格和你的人品,温婉,古典,纯洁,我想毕业后我会娶你,我们会幸福地在一起。可是这所有的美好和憧憬被你一手毁掉,毕业后你跟坤帅搞在了一起,而之前坤帅已经和梅儿结了婚,我们两个人还是伴郎伴娘。呵呵,我一直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开始背叛的我,我一如既往的对你好,也保持着最纯真最干净的情意护着你爱着你,而你却背叛了我,我只觉得我的世界塌了,我的一切没了,你这样美好的女子都能变成这样,我还能相信什么爱情,哈哈,讽刺啊,你对我说,你对不起我,可是你并不是爱上他的物质,也不是存心去当小三,而是真的爱上他了,甚至梅儿都知道,梅儿刚开始不知道,后来知道也反对,可是梅儿也变了,变得爱慕虚荣,变得离不开坤帅带给她的物质生活,竟然同意你的存在,你也有过愧疚,只是后来你也物质了,对我说我给不了你要的生活,呵呵,我的挚爱,我的兄弟,我的好朋友,都彻底地变了,都背叛了我,所以我从那时也变了,我的心里充满仇恨,充满嫉妒,我要把你们通通除掉。我曾经幻想过我们结婚的时候,你穿上婚纱是如何的美丽,可是这一切都没了,我开始变得心理扭曲,我对你说,我不再纠结于过去,也不再幻想未来,只希望我们还能做朋友,只希望我能留在你的身边,我只希望原本高傲的我和美好的爱情,变成卑微的我和低到尘埃的爱情,我也就满足了。可是你并不知道,我依旧是多么的想娶你,想与你进行一场神圣的婚礼,我开始喜欢红色,深红,血红,以至于我开始喜欢血。喜欢死亡的音乐声音,我自残过,我舔过自己的血,原来那滋味如此美好。而我幻想的婚礼也不再仅限于大家看到的那样,我要有自己的婚礼,我要用人皮,新鲜的血淋淋的人皮,作为你的嫁衣,你的婚纱。哈哈,多美啊,可是我如何进行呢?大学期间我们爱好文艺,也曾进行过旅游,我们曾说,我们要走遍祖国大好河山,看遍人间美景。这次我提议我们一起旅行一次,就算满足我的一个愿望,当然地点也是我选的,你们也没有怀疑什么,呵呵,你来了,当然坤帅和梅儿也不会缺席,反正你们已经公开了,没有什么秘密可言,我也算准了这一点,所以我的计划就形成了,只是没想到小杰也要旅行,刚好就与我们一起同行,虽然他打乱了我的计划,但也不至于破坏我的计划。我们都没有车,坤帅有车,他是富二代,有豪车还是空间大的车,这也是提前说好,坐他的车,呵呵,在我们进入这个地区的时候,我就已经偷偷在你们的饮料里,食物里下了毒,这毒我联系的专人的,至于过程就不用说了,这毒可以导致你们昏迷很久,不会死,而醒过后会全身发软,毫无力气。所以你们昏迷后,我就开车把你们拉着另一个方向,告诉你吧,这地方是我的老家的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,你们谁也想不到吧,我把你们一个一个弄进洞后,把车也进行了处理。还有,这个洞穴我早在之前就做好了安排,呵呵,梅儿那个贱人,我第一个杀掉她,在坐车的时候居然还和你礼让谁坐副驾驶,跟坤帅更近,也是刻意不让你与我坐在后面。难道你们两个女人之间的感情好到这种地步了吗?这个贱女人该死,更重要的是我要用她的人皮做你的嫁衣你的婚纱,所以我用卖毒的人的方法先把你和她弄醒,我割她人皮的时候,你有没有听到刀子在她身上游走和人皮撕开的哗啦声,多么美的旋律啊,你有没有看到她惊恐的眼神,多么美的一幅画啊,啊,这旋律这美画倒更像一首诗,太美了,太有意境了。至于我为什么要煮她的身体,呵呵,我喜欢的女人被她的男人占据,那么他的女人我也要分享,我要吃进我的肚子里,嘿嘿,你还别说他女人的肉体还真好吃,尤其那一对乳房,只可惜大学几年,我自己的女人我还没尝过什么味道,今天我一定好好尝尝你的味道,呵呵,你放心,等你的毒全部消除后,你也跑不掉,因为我会用铁链给你锁起来,你看,血池那里我已经准备好的铁链"。

谷眉听着我说着这一切,听我说完后,是的,那眼神更是充满恐惧,不单是本能的恐惧,更来自于灵魂深处的恐惧,是的,看着我就像看着恶魔,怪物。

我抱起了谷眉,来到低洼处,这池子已经灌了许多的血液,在血液凝固前,我要把她放进去,我要与她在血池里入洞房。当我把谷眉放进去后,血液浸遍她的全身,仿佛一朵美丽的花开得更胜艳。

我忽然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,我拿着刀子走向大锅,我割下了坤帅已经煮熟的阳具,呵呵,我又走到桌边,取下了叉子,把阳具叉好,进入了血池,我要与谷眉同享这美味。

我又把谷眉扶着坐了起来,我把叉好的阳具往她的嘴边送去,她本能的拒绝,我按住她微微挣扎的身体,强迫送入她的嘴里,她咬下了一口,我看着她吞了下去,我满意的微笑了。

"嗯,眉眉,好吃吗,很好吃吧,既然你吃了,那么接下来,就该我吃了,让我也享受享受这美味,吃完,我们就入洞房,啊,你这美妙的身材,真是让我着迷啊,不行,我现在就要把你给锁起来,那样玩更刺激更舒坦啊"。

很快我把她给锁了起来,检查了一遍之后,我确认无误,才放下心来,我又走进了血池,坐了下来,我把剩余的阳具朝我的嘴里送去,正当我送入嘴里的时候,忽然谷眉把她的头使劲朝我撞来,确切说,是用她的头撞向了送入我口中的叉子,我只听见叉子插入我喉管的声音,那声音很美妙,我捂着喉咙,睁大了眼睛,不敢置信我居然会死,更不敢相信,原来我自己的肉体发出的声音比我舔自己的血更美。

谷眉嘴角最终露出了一抹笑意,后低下头去,用嘴角撕咬已经与她融为一体的人皮红嫁衣,一边疯狂地撕咬,一边又流着泪:“木霖,我们的心曾经斑斓在美丽的天堂,只如今我们都沉沦地狱,地狱已是开满妖娆的花,散发黑暗的芬芳,你杀掉那么多人,可是有没有想过你自己的血液在黑暗中绽放是最美?你去吧,我若活着,我仍追求我的天堂,如若我也活不了,我再下地狱与你重新开始,从黑暗从地狱开始”。

我缓缓倒了下去,我的意识我的眼睛开始模糊,我看了看谷眉最后一眼,她依旧是那么美。

我想到了大学美好的一切,仿佛又看到了她在新生大会上的美丽的舞姿,古典的气质,仿佛又听到了我的诗歌,在我耳边响起。一切都没了,真正的没了,包括我的生命,我的谷眉。

而手机里还在反复播放着我的婚礼歌曲《死亡之歌》:

血液在放纵地歌唱

死亡在妖娆地舞蹈

我们的身体要得到洗礼

我们的灵魂要得到救赎

上帝高高在上地嘲讽

撒旦露出诡异的笑容

来吧,我们先沉沦地狱

后得到另一种新生与力量

呜呜,呜呜,噢噢,噢噢~~~

某一天,新闻播报了这样一则新闻,在某地某个偏僻的洞穴内,发现五具尸体,两具锅里被割下头颅的躯体,而头颅放在一张石桌上,两具没有割下头颅,但一具头颅和全身骨头被打碎,一具在血池里喉管上插着一把叉子的躯体,还有最后一具被锁住的活活饿死的躯体,五具尸体分别为三男两女,除此之外,还发现一部手机和另一把刀子。这是一宗诡异的案子,被列为当年最恐怖最悬疑的案件之一。

 

我们微信平台:微文美刊 / 美刊之声 / 读者园地,欢迎投稿!
点赞()
打赏()

    本文作者的其他文章

    我要投稿
    红嫁衣的评论 (共 0 条)
    加载中......
    发表评论

    栏目导航

    推荐阅读

    广告

    热门阅读

    扫一扫关注一线文学

    13517070227